| 欢迎光临湖南邓氏宗亲网
 
通知公告
用户中心
栏目导航
 
源流世系
您现在位置:首页 >>源流世系

姓氏文化

来源:湖南邓氏宗亲网作者:浏览次数:发表时间:2013/11/27 20:55:17字体大小:

 

姓与氏的区别体现于实质、来源和功能三个方面。
首先, 姓与氏的含义有着实质的区别。提到姓与氏的区别,人们自 然会想到 ·《 左传 隐公八年》 中仲对隐公说的一段话, 这是现存文献中最早谈到姓与氏的区别一段文字,因此为谈论古代中国姓氏制度的学者所津津乐道。仲说:
天子建德, 因生以赐姓, 胙之土而命之氏。 诸侯以字为因以为族。 官有世功, 则有官芈, 族。 邑亦如之。
这一段话明确地区别了姓与氏。 根据众仲的说法, 所谓“ 因生以赐姓” , 就是根据一个人由何所生而确定其姓。 所谓由何所, 即指一个人生命的来源, 亦即其血统。 因此, 所谓姓, 实际是一个人血统的标志,亦即其所归属的血缘集团的标志。 血统自 然传承的生物学现象, 是生殖蕃衍的结果, 因此, 姓所标明 的是一种自 然的事实。 一个人所由以诞生的族群姓什么, 他自然就该姓什么, 这一点无需什么人来赐予。 所谓“ 因生以赐姓” ,实际上并非说姓是由帝王赐予的, 而只是意味着, 在贵族阶级中, 一个人因其血统自 然获得的姓尚需获得帝王的确认而已。 总之, 所谓姓, 实际上就是人们通常所谓的氏族的标志, 因为所谓氏族,就是源自 同一祖先因而具有共同血缘的成员组合而成的群体。 值得注意的是, 这里所说的氏族, 是指现代人类学意义上的氏族, 应把它与中国古代文献中“ 氏族” 一词区别开来。 中国古代文献中的“ 氏族” , 所包含的成员不限于同一血缘的人们, 这一点在明确了“ 氏” 的实质之后自然就会明白。
《 左传》 中众仲说“ 胙之土而命之氏” ,胙是赐予、 封赏的意思, 所谓“ 胙之土而命之氏” , 是指根据所受封的土地而获得氏。中国古代在秦代之前,实行封建制, 这里所谓“ 封建制” , 不同于 人们常说的“ 封建社会“”、 封建专制 制 度“”、封建主 义”等意义上的“ 封建” , 后者泛指君主专制的政治制度。 这里所说的“ 封建” , 指周代所实行的“ 分封建国” 的政治制度。周天子将土地分封给同 姓子弟及有功之臣 , 让其对所分封土地内 的 臣民进行独立的统治, 如封姜太公及其族人于齐, 封周公姬旦及其家族于鲁等等。 据此, 则“ 胙之土而命之氏” , 实际上就是指一个人及其族人只有在获得了分封之后才会拥有氏。这就表明,氏与姓不同, 它不是血统的标志, 不是血缘关系自 然传承的结果, 不是一个人天生就有的; 而是分封、 赏赐这种政治行为的结果, 所有的人( 除了 奴隶)都会有姓, 但并非所有的人都能有氏。
总之, 如果说姓是人的自 然血缘归属的标志, 那么, 氏就是人的社会政治地位的体现, 两者有着实质的区别。
由姓与氏的区别,我们也就容易明白 中国古籍中所谓“氏族” 与现代人类学所谓“ 氏族” 的区别了。
如前所述,人类学所谓氏族,是指源出于同一祖先的具有共同 血缘关系的人们所构成的人类群体,也就是拥有同一个“姓” 的人类群体。而中国古籍所谓的“ 氏族”,则取义于“氏”字,拥有同一“氏” 的人们自 然都是始获分封因而始被命氏的人的后裔, 因此也必然具有相同的血缘, 如果“ 氏族” 成员仅限于这一批人, 则“ 氏族” 似与“ 姓族”(亦即人类学意义上的氏族) 没有本质的 区别 。但是,古代文献中 所谓的 氏族成员还包含附属于拥有“ 氏” 的族群的异姓族群, 例如当史书中称晋国为晋氏、赵国为赵氏时氏实指诸侯国,包括其国的统治家族及被统治的异姓族群。因此,古籍中所谓“ 氏族”,实际上是指以某一拥有氏号的家族或宗族为核心的政治、军事、经济实体。
综上所述,姓是血缘群体的标志,而氏则是家族政治地位的标志, 这就是它们在实质上的根本区别。
 姓与氏在起源上有何区别?
姓与氏在来源上也有鲜明的区别。 本来意义上的姓都是基于母系血统, 而氏却基于男性血统。
《 左传》 说“ 因生以赐姓” ,意味着姓是个人血缘关系归属的标志, 亦即其所属的血亲氏族的标志。 由于氏族社会初期的婚姻制度是采取群婚制, 即一个氏族的女子共同以另一氏族的男子为丈夫, 同样,一个氏族的男子亦以另一氏族的女子为妻子, 即共夫共妻的制度, 夫妻关系不是一对一的专偶婚制, 婚姻关系不固定, 因此, 一个人生下来之后就只知其母不知其父, 这就决定了,在氏族社会的初期, 只是母亲一系的世系是可以确定的, 因此, 初期的氏族集团必定是由母系的血缘关系联结而成的, 这就 是所谓母系氏族。 原始氏族既然是母系氏族,则姓作为氏族的标志, 也就等于是母系或女性血缘关系的象征, 因 此, 汉字“ 姓”字是由“ 女 ” 字和“ 生” 字组成 的 , “ 生” 字表示“ 因 生以 赐姓” ,而“ 女” 字则表示最初的姓是以女性血缘关系为依据的。
古代学者就已了解姓与母系的关系 ,许慎《说文解字》解释“姓”字说: “姓,人所生也。古之神圣母感天而生子,故称天子。从女从生,生亦声。《春秋传》曰:天子因生以赐姓。宋代史学家郑樵在其《通志》 一书中亦说: “ 三代之前, 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女子称姓。”“ 女子称姓”,并不意味着当时的男子无姓,男子亦有明确其血缘关系归属的必要。但由于母系氏族的血缘关系主要是由女性传承的,因此,人们对女性的姓才特加注意。姓因女传,故亦因女性而为人所知 。这正如现在汉族地区普遍采取婚后从夫居的婚姻制度, 即妻子随丈夫居住在男方的家庭中,女人在婚后就自动丧失了其原有的娘家的姓,而改为从夫姓了,一位姓李的女子嫁给一位姓王的男子,人们不会称她李小姐,而是称为王夫人,在过去的农村,则会被称为王李氏 。在血统因男系而传的社会中,女子亦有姓,只是姓并不因女性而显而已。明 白了这一点 ,就可以理解母系时代“男子称氏 ,女子称姓”的真正含义了。
姓因母传 ,亦因女显,故“姓”从女从生,由于相同的缘由 , 一些古老的姓字也都含有“女”字偏旁,如传说黄帝姓姬,炎帝姓姜,少皞姓嬴,舜姓姚(又说姓妫),禹姓姒,商人始祖契的母亲姓娀,周人姓姬,齐人姓姜,秦人姓嬴。
由于姓因母传,因此,古代文献中记载了不少古老氏族或氏族因始祖母(女性始祖)感天生子而得姓的神话。如据说禹的母亲修己是有萃氏族的女子,她由于吞吃了薏苡这种植物而怀孕生禹 因此禹的氏族就以苡的同音字姒为姓。又据说商人始祖契的母亲是有娀氏族的女儿简狄,她和妹妹在河边洗澡,拣起一只玄 鸟(燕子)下的蛋吃了 ,从而怀孕生下了契,故商人以子为姓,子就是蛋或卵的意思, 现在人们仍俗称鸡蛋为鸡子。吃薏苡和吃鸟卵当然不会导致怀孕生子,这只是神话,但这些神话却反映了母系氏族时代人们只知其母不知其父因而姓因母传的历史真相。
与姓源于母系氏族不同 ,氏却都与男性有关,郑樵说“三代之 商人以玄鸟(燕)为图腾,以子为姓前, … … 男子称氏,妇人称姓”,但“男子称氏”却并不等于说氏是父系社会之产物,并不意味着只有当母系氏族为父系氏族代替之后,才会有氏,这要从氏的实质说起。
如前所述,氏是族群政治地位的象征,亦即权力和财富的象征。《 左传》 说“ 胙之土而命之氏” , 所谓“ 胙之土” , 不应单纯地理解为给予耕种渔猎的土地或休养生息的地方, 而应广义地解释为授予财富、人民和使用这些财富统治这些人民的权力。中国很早就进入了农业经济,土地是农业社会的主要财富,而封给土地实际上也包括授予这块土地上生活的异姓土著居民, 因此, 所谓“ 胙之土”,实际上也就是获得了一定的经济、政治权力,“ 胙之土而命之氏”,氏缘于权力,氏是权力的象征。
此种体现于“ 胙之土”的授权活动早在封建王国之前的母系氏族社会就已出现了。人们一听到母系社会, 往往会想当然地认为, 存在一个与现在的男权中心社会不同的女权社会, 其中的经济、 政治权力为女性掌握。 这实在是一种误解, 实际上, 历史上从来未存在过此种意义上的母系社会。所谓母系社会, 只是指一个氏族的血统世系是由女性传承, 而并不意味着氏族的政治、 经济权力也由女性所掌握。 美国人类学家罗伯特·F·墨菲在其《 文化与社会人类学引 论》 一书中指出: “ 在母系社会里, 血统家系经由女性, 但权力仍通过男人传递。 ” 这是因为,即使母系社会中, 涉及氏族政治权力的公共事务如战争、 外交、 狩猎、 宗教仪式等仍然是由 身体和生理条件较优越的男性把持, 女性由 于妊娠、 哺乳、 培育幼子等家务事缠身,自 然与政治权利无缘。 因此, 一个母系氏族, 尽管可以把其来源追溯到一个至高无上的女性始祖, 但其现实的酋长仍是男性, 权力由男性掌握并由男性传承, 继承了权力的男性成员同时也就继承了 作为权力之象征的氏。
由此可见, 姓与氏从其形成方式看有迥然不同的来源, 姓的产生基于血统, 在最初是源于母系血统, 而氏的产生则基于权力, 自始至终是源于男性。
最初, 命氏制度之所以产生,是由于随着母系氏族人口的自然蕃衍, 其原有领地的资源已不能满足众多人口的生存需要, 因此就有将氏族“ 分家” 的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男性领导者率领一部分氏族到一个新的地方安营扎寨,这个男人就成了新氏族的酋长,他保留着其原来氏族的姓,但为了将这一新氏族与原来的其 他同姓氏族区分开来, 并确认新酋长的权力( 包括对其新领地的占有权和对其氏族成员的领导权) , 就需为这一氏族重新命名,这一象征对领地与族众的经济和政治权力的名号就是氏。由于氏族不断分化, 新的氏也就层出不穷。
在原始氏族和部落社会中,世界各地区的不同种族各有其特有的氏族权力传承方式, 但酋长的民主推举制度是一种较流行的方式。 据古史传说,中国在夏代之前就是采取的这种方式,史称“ 禅让” , 据《尚书》记载,尧禅位给舜,舜又禅位给禹,而禹却传给了其儿子启。封建制度建立后,通行嫡长子继承制,天子、诸侯、卿、大夫的权力只能传给嫡系的男性长子,嫡长子在继承了父辈的权力之同时也继承了父辈的氏号,于是,氏族的始祖氏号只能由嫡长子一系世代相传,继承了氏号的嫡长子被称为宗子,而其他诸子则只能另立门户, 重标新氏。围绕着嫡长子继承制形成了一整套复杂的礼制法度,即所谓宗法制度,而氏号的命名和继承制度就是宗法制的重要内容,这一点我们在后文还要着重论述。
姓基于血统,它是氏族的标志, 因此,姓的产生途径比较单纯, 即由氏族的图腾演变而来 姓无非是将图腾这种实物形态的氏族标志转变为文字形态而已。但由于时代悠渺,文献不足,除个别的姓之外,我们已经难以考证现存的几个古姓是如何由图腾演变而成的了。
氏的产生途径却远不像姓这样单纯。“ 胙之土而命之氏”只是氏号产生的众多途径之一。氏基于权力,由于一个氏族获得权力并因之成族的途径千差万别,就决定了其氏号的形成途径也千头万绪。
以上我们对姓、 氏的区别从实质、来源、功能三个方面进行分析,从这一分析中可以看出,姓、氏之分途,是原始氏族社的产物, 其基础就是血缘关系。由于中国夏、商、 周三代的宗制度是直接由原始氏族制度蜕变而来的,因此,姓、氏之区别其中被清晰地保存下来,宗法制的赐姓赐氏制度实际上就是原氏族社会的以姓统血缘、 以氏标权力的做法的制度化。
但到战国时代,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导致原来的宗法制度发巨变。 守旧的贵族衰败了, 奴隶获得解放成为自由民, 这时的民由于经商致富或在战争中立功而跃身于社会上层,并获得了族的封号。社会的贵贱等级发生了改变,原有的氏以别贵贱的度也就失效了。氏逐渐丧失了作为地位和权力象征的作用,而为单纯的家族血缘关系的标志,即氏演变成了姓,于是出现了氏为姓、姓氏合一的制度。到秦汉时代, 赐氏制度不复存在, 过去的氏被当成家族的姓使用 ,姓、氏二字从此被混用 ,直至今日。
姓氏合一”是如 何发生的 ?
姓与氏, 有着不同的起源和功能, 姓源于氏族社会的图腾,氏则是贵族集团权力、财富和社会地位的象征, 姓专标血缘,而氏则标志权力, 因此,在先秦时代,只有贵族才有姓有氏,平民则只有姓而无氏,“ 氏” 意味着部落族姓内部的等级化,是贵族或世族区别于平民的标志, 是封建宗法制度的产物。
但从战国时代开始, 随着封建宗法制度日 益走向穷途末路,赐氏命族之制也渐渐变得混乱了,原本只有卿大夫之家才有资格立氏, 而随着士与平民权力、 地位的上升, 他们也开始称氏了,氏一滥, 也就不再是贵了, 于是氏不复是贵族特有的标志, 氏与姓的作用没有什么区别,其界限日 益泯灭, 到秦灭六国, 结束了分封制度, 姓与氏就合一了。
中国姓氏制度在战国时代经历的这一重大变局, 即由姓、氏分途到姓、 氏合一,古代学者早就注意到了, 如清代著名学者顾炎武在其《 日知录》“ 周末风俗” 一条中明确指出:春秋时犹尊礼重信,而七国( 即战国时代)则绝不言礼与信矣;春秋时犹宗周王, 而七国则绝不王矣; 春秋时犹严祭祀、 重聘享, 而七国则无其事矣; 春秋时犹论宗姓氏族,而七国则无一言及之矣。先秦的姓、 氏分离制度既然是分封制的随带产物,那么,分封制度的崩溃必然导致姓氏合一,顾炎武实际上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由分封制产生的是一个等级制社会, 不同等级的世袭贵族占有不同的土地和生活于这一土地上的人口, 从而亦具有不同的权力, 而氏号就是为了区分这一等级而制定的。此种等级制度的要害是贵族对土地的世袭占有, “ 封建” 的“ 封” 字之本义, 就是指在领土边界植树立“ 封” , 以表示土地的划分和归属, 后来的“ 封疆” 一词即由此义而来。
但中国再大,土地也是有限的, 因此,此种分封土地给卿大夫之族的作法, 终究有个尽头, 实际上, 到春秋晚期, 封土赐田制度就逐渐被谷禄制度代替了。所谓谷禄制, 即不是授予贵族封邑食田, 而是按其官职地位的不同授予其相应数量的谷物作为俸禄。《 史记·孔子世家》说:“ 卫灵公问孔子居鲁得禄几何? 对曰:’” 可见身为鲁国大夫的孔子亦无封地‘俸粟六万 ,而,只取谷物为俸禄而已。谷禄与封地有本质的区别, 这个区别就是封地是田产, 是不动产, 可以世袭继承, 由此就产生了世袭贵族;而谷禄则不同,谷禄当官则有, 去官则无, 因此它是无法继承的动产, 一个人一旦不再做官, 也就不再有谷禄, 因此又复归于平民百姓。 由此可见, 随着土地资源在战国时代划分完毕,谷禄制度的广泛实施,不再会有新的世袭贵族产生, 而与世袭贵族相依为命的命氏制度也就必然寿终正寝了。
贵族世袭制度的衰微, 同时给一般的平头百姓起家发迹打开了方便之门, 因为现在的权力和晋身之阶不再仅仅被世袭贵族之家把持了。 清代学者赵翼在其《二十四史札记》 一书中把这一点讲得很透彻, 他说:盖秦汉间为天地一大变局。 自 古封建诸侯, 各君其国,卿大夫亦世其官, 成例相沿, 视为固然。 其后积弊日 甚,暴君荒主, 既虐用其民, 无有底止。 强臣大族, 又篡弑相仍,祸乱不已。 再并而为七国, 益务战争, 肝脑涂地, 其势不得不变。
 
Copyright © 2010-2013 湖南邓氏宗亲网 www.dengyug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湘企互联
RSS订阅 | 站点地图 | 站长统让